翠翠

视频屯聚所。

随想

这爱情它实在、实在发生得太快,像绽放在天际的火红花蕾,它舒展起枝叶,你能看到的情感是如此蓬勃又丰沛,但是之前的生长又是懵懂而缓慢的,这不经世事的纯粹的花朵,它自己都不曾知晓会结出如何的果实。当盲女伸出手,和异族来客紧握的时候,这种感觉是如此不同,但却并不让人讶异。不管是她,还是他们,在这世间徘徊的最后一刻,只感觉到无尽的平静和温柔,这花朵的最后温度在此刻凝结成画,激荡成从未说出口的,也是他们从未学过或听过的凡人的表达。
回溯这份感情,当盲女的脚步在石板上有了第一道回响,我甚至会说,自然界的万千种进化,地壳运动的一切沧海桑田,人世间所有的你争我夺,都是为了此刻,为了在这里,在这个遥远的闭塞的集权国家的华丽宫殿的这个房间里,为了让一位盲女踏进去。她看不见,她看不见血腥的非我族类的屠夫,她只看了一位对等的天才,一位棋逢对手的知己,看见阴的阳,看见万事万物只有相逢才会完整的另一半,命运发生在棋盘,它在此刻开始转动,奔向注定的结局。

评论

热度(1)